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JAMA 子刊:身邊有人聽你“吐槽”有多重要?與腦容積甚至認知有關!

2021-08-30 06:17:53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以支持性傾聽為形式的社會支持與更大的認知恢復力有關,它獨立地改變了總腦容量較低和認知功能較差之間的關聯。

研究表明,并非所有患有阿爾茨海默和相關疾。ˋDRD)的老年人都會發展成癡呆癥。認知恢復力是一個理論概念,指的是在年齡或ADRD相關的病理變化下仍能保持認知不受影響的一般能力。因此,澄清這些途徑對預防癡呆癥的舉措有重要意義。

盡管對認知恢復力的操作定義和研究指南正在形成廣泛的共識,但阿爾茨海默協會的一個研究框架提出,根據定義,認知恢復力增強的因素可以改變因年齡或疾病引起的大腦物理變化與認知表現之間的聯系。

認知恢復力是指個人觀察到的認知表現優于其大腦結構的預期。反之,低認知彈性是指一個人的認知表現與預期相似或更差。為了量化這一抽象的結構,可以使用已建立的潛在變量建模方法直接測量認知恢復力。

潛在的增強認知能力的因素包括受教育程度、身體和精神活動以及社會關系措施。研究表明,支持性的社會網絡通過增強認知恢復力來降低ADRD的風險,而孤獨和社會隔離等因素與認知能力下降和ADRD病理風險的增加有關。

為了全面評估個人形式的社會支持與早期ADRD脆弱性和認知的全球神經解剖學測量的關系,來自美國麻省總院、UCLA及紐約大學等多個高等院校、機構聯合開展了一項回顧性橫斷面分析,結果發表在JAMA Network Open雜志上。

研究人員使用了前瞻性收集的數據,這些數據來自于沒有癡呆癥、中風或其他神經系統疾病的弗雷明漢研究參與者,他們在同一時間接受了腦MRI和神經心理學測試。這個大型的、基于人群的縱向隊列的數據收集于1997年6月6日至1999年12月13日(原始隊列),以及1998年9月11日至2001年10月26日(子代隊列)。

暴露因素主要是全腦體積,以及作為修飾性暴露變量,自我報告的由Berkman-Syme社會網絡指數衡量的5種社會支持的可用性。主要結果是對認知功能的全面衡量。認知恢復力被定義為總腦容量與認知的關聯的修正,這樣較小的β估計值表明有更大的認知恢復力。

該研究包括2171名成年人(原始隊列中164人,后代隊列中2007人;平均[SD]年齡,63[10]歲;1183[54%]為女性)。與身邊可傾聽的人較少(β = 0.08,P < .001)相比,可傾訴多的人群可用性與更大的認知復原力有關(β = 0.20,P = .002)。

在對潛在的混雜因素進行調整后,上述發現仍然成立。有趣的是,其他一些常規認為十分重要的社會支持不是顯著的修飾因素(建議:β = -0.04;P = .40;愛-親情:β = -0.07,P = .28;情感支持:β = -0.02,P = .73;充分接觸:β=-0.08;P=.11)。

綜上,以支持性傾聽為形式的社會支持與更大的認知恢復力有關,它獨立地改變了總腦容量較低和認知功能較差之間的關聯。對社會支持機制的精確理解有可能為降低ADRD風險和增強認知恢復力的策略提供參考。

參考文獻:

Association of Social Support With Brain Volume and Cognition. JAMA Netw Open. 2021;4(8):e2121122.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1.21122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国产av淑女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