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心臟超聲檢查,篩查肺動脈高壓的“利器”

2020-05-07 00:02:50醫學界
核心提示:為了紀念30多年前第1位因有毒菜籽油導致的肺動脈高壓兒童,2012年在西班牙正式將每年的5月5日是世界肺動脈高壓日,這是一種心血管系統的罕見病,在未治療狀態下,患者的生存時間只有2.8年。據統計,超過95%的人沒有聽說過肺動脈高壓(PAH),已確診的患者90%都遭遇過誤診!搬t學界心血管頻道”攜手廣東省人民醫院肺動脈高壓團隊從疾病篩查、診斷及治療多維度、全方面解讀,一起深入了解“藍嘴唇”……

  每一位醫生都希望可以通過100%的努力,給患者一個”完美“的結果,但面對疾病的未知因素和不確定性,醫生和患者都要遭遇不完美和局限性……

  素有“心肺血管系統的癌癥”之稱的——肺動脈高壓,女性的發病率高于男性,孕前一定要經過專業的評估才能準備懷孕,若重度肺動脈高壓已懷孕者,甚至需要終止妊娠。

  理想與現實都是存在著差距,廣東省人民醫院費洪文教授恰好碰上了這樣一個病例,令他印象深刻。

  年輕女性,懷孕4個月,外院心臟超聲提示先天性心臟病、室間隔缺損、重度肺動脈高壓,為進一步明確診斷和治療,轉至廣東省人民醫院。

  費洪文教授回憶道:

  “當時面臨的挑戰與壓力非常大,產科醫生對是否需要終止妊娠也十分糾結,再次心臟超聲的結果決定了是否需要終止妊娠!

  懷孕,肚子大、體位不好、圖像質量也不清晰。而檢查者的經驗、圖像質量對心臟超聲結果的準確率影響非常大。

  但費洪文教授頂住了壓力,仔細地為患者進行了心臟超聲檢查,發現患者是一種特殊類型的室間隔缺損,缺損的分流通過三尖瓣進入右房,曾被誤判為三尖瓣反流并診斷為重度肺動脈高壓,厘清了這一層迷霧,實際上這個患者雖然有先天性心臟病、室間隔缺損,但沒有嚴重的肺動脈高壓,不影響繼續妊娠。

  費洪文教授將自己豐富的心臟超聲經驗化作了一份小幸運,化解了這位醫生與患者面臨的難題,也拯救了一個尚未出生的小生命。也借由這個病例,費洪文教授建議:育齡期女性還是要做一次全面的孕前檢查,特別是合并有心臟病的女性,最好孕前做一次心臟超聲檢查。

  1

  心臟超聲是一種“可視化聽診器”

  與心臟磁共振、CT、冠脈造影等技術相比,心臟超聲具有無創傷、無輻射、性價比高等獨特優勢,在心血管疾病的診斷、治療決策、術中監測、治療后隨訪都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那么,具體到心血管不同類型的疾病來看,心臟超聲的診療地位如何呢?

  對此,作為華南地區最大的心血管病中心的心臟超聲專家,費洪文教授認為,“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種影像學檢查方法,都有自己的優勢和局限性,我們要根據臨床需要選擇合適的影像學方法”

  結合費洪文教授豐富的臨床實踐經驗,他從三個疾病方面進一步介紹了心臟超聲的作用:

  一錘定音:心臟超聲的檢查結果對疾病診斷給予了全面、準確信息,決定了治療決策及是否需要手術治療、手術的方式等,如瓣膜病、先天性心臟病等疾病。

  重要幫手:在這類疾病中,心臟超聲并不是首選的疾病診斷檢測方法,但卻是疾病診斷的一個必須的幫手,為明確疾病診斷可以提供重要的參考信息。比如心衰、心肌病、主動脈夾層、冠心病等。

  客觀證據:心律失常,如室早、房早室上速等可以通過心電圖檢查發現,但對于是否存在結構性疾病、心功能異常等仍需要心臟超聲檢查結果來進一步佐證。

  談及心臟超聲的獨特優勢,就不得不提到“普及性”,只要經濟條件允許,相關的醫療機構乃至社區醫院、家庭診所均可配備心臟超聲設備。近年來,心臟超聲設備更新也越來越快,從最初的大型機器到如今的便攜式心臟超聲、掌上心臟超聲越來越小型、精巧,具有便攜性、無創傷、無輻射、操作簡便等優點。

  對此,費洪文教授形象地將其比喻成“可視化的聽診器”,類似于心內科醫生經常隨身攜帶的聽診器一樣,能夠非常便捷地助力疾病診療。

  但同時,心臟超聲的應用也要注意幾個局限性,如對檢查者的經驗依賴性高、圖像質量等。

  2

  肺動脈高壓,早期篩查怎么做呢?

  肺動脈高壓是一種診斷難、治療難的疾病,早期多無明顯的癥狀,一旦出現明顯的臨床癥狀通常到了中重度,甚至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因此早期篩查、識別至關重要,目前心臟超聲是篩查肺動脈高壓最普遍、最重要的無創手段。

  一般來說,肺動脈高壓篩查需要結合臨床癥狀、體征、心臟超聲等綜合評估,若心臟超聲結果提示為中度或重度的肺動脈高壓,則建議做右心導管檢查,準確測定肺動脈壓力和肺血管阻力,右心導管屬于有創檢查,有著嚴格的適應癥。

  因此,對于一些癥狀、體征均不明顯的患者來說,心臟超聲在篩查、診斷肺動脈高壓中起到了重要的“橋梁作用”。

  那么,在臨床實踐中,心臟超聲對肺動脈高壓的檢測有哪些重點關注的參數呢?費洪文教授介紹到,主要分為直接參數和間接參數。

  直接參數:三尖瓣反流速度來估測肺動脈收縮壓、肺動脈瓣反流估測肺動脈平均壓;

  間接參數:右心室大小、右室壁厚度、右室收縮功能、左右室比例等,另外,還可以尋找肺動脈高血壓的病因或基礎疾病等情況,如先天性心臟病、結締組織病、肺栓塞等。

  那么,若心臟超聲提示肺動脈高壓,下一步又該怎么辦?

  首先,心臟超聲結果提示是中重度肺動脈高壓,需要做心導管檢查進一步確診;其次,心臟超聲結果提示輕度肺動脈高壓,建議綜合臨床癥狀、體征來考慮,并定期隨訪、檢查。最后,如果超聲診斷無肺動脈高壓,且患者也沒有肺高壓相關危險因素,則基本可以排除。

  3

  從規范和普及入手,提升心臟超聲診療水平

  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心臟超聲技術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依然十分突出,不同級別醫院、不同檢查者之間的檢查結果差異會很大,存在主觀性強、依賴經驗等局限性。

  對此,費洪文教授介紹到“需要從人員、設備、流程等三個方面入手,加強規范和普及,提升心臟超聲診療水平!

  第一,人員(檢查者):歐美國家是有專職的心臟超聲檢查者,而中國專職的心臟超聲醫生只占一小部分,大部分超聲醫生只是兼顧心臟超聲,主要的方向還是腹部、婦產和淺表器官的超聲。

  第二,設備:歐美國家配有專門的針對心臟的超聲設備,而中國專用的心臟超聲機器只占一小部分,考慮到國情需要,中國配備的超聲儀器兼顧所有的檢查器官較多,既可以檢查腹部臟器、婦產和小器官,也能用來檢查心臟。這種超聲機器較專業的心臟超聲機器在心臟檢查性能上就會有些弱化。

  第三,流程:在歐美國家,一個超聲檢查從檢查操作、圖像處理、數據分析、出具報告,完成1位患者心臟超聲檢查耗時約40-60分鐘,但這對于患者基數較大的中國來說,就需要占用更多的醫療資源,為了提高檢查效率,勢必會弱化一些非核心的質量要求。

  “針對上述的三個環節,我們可以從規范和普及層面持續優化和改進:引進專門的心臟超聲設備、培養專門的心臟超聲醫生,利用互聯網建立網絡會診逐步提高心臟超聲的診斷水平,希望依托于5G互聯網+人工智能+分級診療等政策和技術,通過全體從業者的不斷努力,不斷提高我國心臟超聲的診斷水平,為心血管病的診療提供更加精準的利器”費洪文教授補充道。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国产av淑女电影